2008年3月16日星期日

專訪陳木勝:陽剛導演原是住家男人

撰文 陳龍超 2007/07/19, 週四
陳木勝是香港著名的動作片導演,近年作品包括有《新警察故事》、《寶貝計劃》等,新作《男兒本色》夥拍的再不是成龍,而是成龍兒子房祖明、余文樂和謝霆鋒這幾位年青演員,走的仍是警匪片的路線,剛陽味道十足。
誰知他私底下卻是一個住家男人,“除了開工,我喜愛一整天留在家中,跟孩子玩耍。”他的回答確叫人訝異。


興趣由小培養

至於喜愛動作片的緣由,可從他的少年時代說起,“我哥哥常帶我去看電影,我算是半個李小龍迷,每每看畢,就不住舞手弄腳,直至哥哥喊停為止。

”後來熱情之所以冷卻,是因為他奈不住以後無戲可看的“殘酷刑罰”,可見自小他便為動作電影著迷。陳木勝長大後,參與影視製作成了自然不過的事。

打從電視台開始,他拍攝的多是動作或武俠形式的電視劇,因表現優異而步出公仔箱,拍攝的卻是一齣古惑仔(劉德華飾)與富家女(吳倩蓮飾)相愛的悲情電影《天若有情》,中間不乏公路賽車場面。

“每個導演的第一齣電影,或多或是都有著自己的投射。

我喜歡電單車飛馳帶來的那份刺激感覺,而創作戲中華仔角色的靈感,主要來自以前認識的一位電單車手,他不單技術好,而且受人歡迎……”陳木勝遂把偶像轉化成電影中的人物,讓他活在自己參與建構的故事中,開展了新一段光影旅程。


警匪追逐才是動作之本
“在電視台幹活,沒錯是個磨練技術的大好機會,但由於沒有參與編劇過程,長期的刻板工作會變成‘工匠’,始終劇本才是電影的靈魂。 ”

因此編劇是他近年積極參與的崗位,在《男兒本色》中亦不例外:“我今次說的警察也會有迷失的時候,角色們因為有著同一個敵人天養生(吳京飾)而走在一起,過程中重新尋回當差人的本份。”

角色遇上問題、在往後的劇情中找到出路,向來是陳木勝編劇的方向。他最受不了就是那種長期糾纏在困難中的呻吟,故他的電影大多不走沉鬱調子,角色總予人分明的感覺。

至於常選擇警察為題材,除了這種職業本身有著一份令他欣賞的正義感外,合理促成追捕的動作場面亦是箇中原因:“把體育老師、健身教練或記者設定為‘打得’ 的角色,我不認為有足夠的說服力,而且追賊壓根兒不是他們的本份。”




香港導演涉獵範圍廣
《男兒本色》被定位為重型動作片,依樣由老拍檔李忠志擔綱動作指導,但這不代表沒有功夫根底的陳木勝只滿足處理“文戲”部分。

他說:“當導演的好玩之處,就是可以不懂動作而拍動作片,如徐克就是靠著幻想創作出《蜀山》、《黃飛鴻》等名作。”

他表示因為香港電影的分工沒有好萊塢來得仔細,擴大了導演可涉獵的範圍,即使在拍攝當日,也可在現場把劇本改動。

雖然這明顯是對編劇崗位的不敬,但在陳木勝眼中,卻有其必要性:“香港地方少,場地變數很大,一場槍戰往往要由大街改成後巷拍攝,而拍攝時間就是金錢,故劇本有需要遷就動作。

”或許就是這份靈活善變,造就了過去香港電影的盛勢。對於將來,陳木勝對香港實地拍攝的動作電影仍表樂觀:“港產片一直是個Logo(標誌),海外市場仍有一群捧場客,對中環、尖沙咀等地標有著一定的感情,所以不一定動輒就要到外地拍攝!”



花瓶的起因
動作片固然是香港電影可長遠發展的空間,但可惜這個空間看來只為男性而設,不少觀眾也會發現陳木勝電影的女性角色,多淪為花瓶一個。

別以為他崇尚大男人主義,背後原來另有原因:“動作與劇情之間的平衡已不容易,加上愛情元素難度會更高,現在我還未有信心駕馭得來。

”不作無謂冒險,對觀眾、投資者負責任,其實也是導演一個應有的本份。寄望不久將來能有一齣述說淒美愛情的動作電影!

沒有留言: